发不及夜黑

别以为我会吃药

如此符合心境的歌词


喜欢

我喜欢你

恩,我也喜欢你

我是说我喜欢你啊!

嗯嗯,我也喜欢你,说吧有什么事

……好吧,我迷路了

在原地等我


我喜欢你

嗯嗯,我知道,我喜欢你

笨蛋,我是说我喜欢你啊!给点正常的反应!

我知道啊,这个反应不正常吗?

算了,要吃新出的冰淇淋吗?


我喜欢你

哦……

……

我搬了家,要来玩吗?

好好好,不去不是人!


我新换的衣服,好看吗~

嗯嗯嗯,你最美了


别哭啊,怎么了?

我……我和他告白了,他说他喜欢的是男人,同性恋真恶心!

……嗯,恶心


但是我喜欢你啊,最喜欢你了啊,是啊,我,很恶心,就是这样恶心的我,这样恶心的喜欢着你,所以,我,该消失了


好,龙鳞给你

好,装备给你

好,三件套给你

好,砖石蛋给你

好,纹身箱给你

好,坐骑给你

好,金币给你

我,能不能也给你?

可是我既然有了这些,为什么还要你?

能和我一起去刷远征吗

对不起我约了别人

要我陪你刷封印吗

我不太需要啊

这个活动你要做吗

有人陪我了

要一起去躺天梯吗

我累了

有空来站街吗

等下啊我在龙巢

……

有没有生命龙玉?



帮我带徒弟吧



今天好累,帮我做每日吧



……

每日3=1来不来?

???

人呢?

喂?在不在?

哦,不在就算了,人满了


【幻刺】陪伴无言已是殇

首先请记住你是一个暴力的影,不要每次引着一堆小妖精,一边大喊救命一边朝我跑来。

然后请记住你是一个男人,在叽叽场被打了,要用男人的方法解决,不要跟他商量友好发展,和平拯救世界。

不知道说过多少次,“橄榄油”、“冰凉的肥皂”、“黄瓜”、“遮羞布”这种东西,真的不值钱,仓库满了的时候,扔掉它们,不要再扔你的lv80 最高级金属板。

我不想再听到你兴高采烈的对我说,今天在交易行只花两千金就买到了一组20HD 宝石袋子。

打本的时候,请看清楚怪,谢谢。

当队长说你犀利的时候,真的不是在夸你,请不要再在各个频道刷屏炫耀。

boss仇恨在你身上的时候,不要尖叫一声转头就跑。

开出7个最高级阿尔泰原石不能召唤神龙,那个逗比是逗你玩

我是幻象,我不会叠冰,你也不需要减光抗,不要再缠着我放治愈了。

那天糊在你脸上的是G友登记本,真不是什么机关

他是个很好的人,把你交给他管我很放心。而且他能给你放治愈。

相伴太久,久到我以为只要相伴就已经足够,却忘记对你说。

我喜欢你。


【刺幻】彼此唯一(二)

再三被小妖精送回去后终于那个不停的笑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不间断的白痴,蠢货

终于,那个声音出现了别的台词

笨蛋,你难道不会使用武器么?!

武器?你恍然大悟取出背包里武器装备上

那个神秘的声音再度响起

快点,快点到我身边,你这个蠢货,就没见过你这么白痴的废物

装备上武器,你很轻松的就打到了终点,在被教训之后,你惊诧的发现,一个一身黑的你,站在笼子旁边,你刚想说什么,就被另一个你按到在地面,不停被拳头敲打的你感觉浑身被碾过一样非常疼痛,另一个你一边打一边骂

蠢货!就这么近的距离你特么跑了一天!!!!

白痴,你居然叫我在这里等了你这么久!!!!!!

混蛋我要杀了你啊啊啊啊啊啊!!!!

原来是你的错啊!

你这样想着放弃了反抗,他却停手了

啧,笨蛋吗你?也不怕被我打死啊?

啊嘞?不是我错了吗?

擦,居然分给我一个残次品!

系统不甘心的刷了一把存在感

老子不卖假货很多年

退货,我要退货

黑色的男人大吵大闹着

驳回!货物一经售出,概不退换,协议签订完毕,违反即将抹杀,双方请遵守协议,互相陪同在世界中开始冒险吧

被刷屏的你依旧懵懂

但是黑色的男人一脸卧槽的盯着你盯了半天,看你依旧一脸不懂,一巴掌糊了上来

我是你的NPC幻象,以后会给你发任务帮你升级的不过也最多到你转职为止!哼,你最好明白,现在的你对我来说非常非常弱!如果不努力变强,我就杀了你!

哎哎哎?这样吗?

你捂着被糊痛的脸傻笑

那以后就请多多指教啦~

幻象撇了撇嘴,扭过头小声的说了句才不需要就消失了

你只觉得自己好像眼花了,居然看见那家伙红了耳根

你开始了简单的冒险生涯,但是你并不爱刷图

你喜欢在普雷利看其他职业升级,喜欢躺在普雷利的后山晒太阳,无聊了宁愿去听NPC们反复说一句话,也不愿意去刷图升级

幻象一直嘲笑你不务正业,不知道努力升级,你眨了眨眼睛

反正我也没什么大目标,你看这里这么漂亮,我当然想多待一会

哼,蠢货,凯德拉比这里更加漂亮!

但是那里我不熟悉啊

幻象抱着胸站在原地,看着你蹦蹦跳跳的追着蝴蝶跑

你把扑到的蝴蝶放到幻象面前,幻象摆摆手驱散了蝴蝶

啧,白痴!快去升级,不准玩了,我可不想在你这种残次品身上花太久

你不情不愿的被幻象赶去升级,刷图过程中技能都使用错了几个,即便是这样,你也有惊无险的升到了9级,学会了新的技能


你抱着邮箱,幻象拖着你的腿,你不顾一切的死都不放手

不要!我才不要去凯德拉!这里很好!

来来往往的人偷偷看了你一眼就很快离开去刷图了

幻象并没有因为被人指指点点就松手,你虽然觉得很丢脸,但是,为了不去凯德拉,依旧大声嚷嚷着

幻象用完了最后的耐心,松手,开揍

现在,去不去?

揍了你一顿的幻象神清气爽,你捂着青肿的脸颊不情不愿的迈开了腿

喂,你到底怎么回事!?这么近的距离,你居然走了这么久还没到水晶谷?!再不快点,我

被揍怕的你左看右看就是不看幻象

那里哪好了啊!而且……还有……我……你……我

最后几句你说的很含糊,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说了什么

幻象还是看蠢货一样的表情看着你,你虽然觉得他的表情有哪里变了,但是又感觉不出来,仔细去观察的时候,幻象却突然消失了

快点到凯德拉,不要让我多等

你失望而又难过的在原地呆了一会,本来想自己回普雷利的,但是想到幻象那句“不要让我多等”,只好认命的走向凯德拉


【刺幻】彼此唯一(一)

你是一个刺客,这是你降生之后的记忆,你只会三个技能,以后会学的,制造你的是叫系统的一个黑心商人,虽然你并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印象,你有两个绑定NPC,一个一身漆黑但是酷帅的男人,据他说他会是以后的你,另一个是全身白的美女,据说你以后会为了跟她私奔死掉,你看到男人的第一反应是跳起来大喊我以后难道去了非洲吗?!这么黑是什么鬼啊!

酷炫的男NPC冷着脸糊了你一脸鸟毛然后替你挡下几根乱箭,你惊讶的吐槽他的盔甲难道是装饰吗?NPC转手就给了你一拳把你推进新手村

你开始了漫长的升级道路

你在绿意盎然的村庄转了几圈,期间发现商人背后的房子居然是可以跳上去后,试图跳到铁匠的头顶,你刚碰到烟囱就被烫的松开了手,摔下了房顶,铁匠斜着眼看着你,狠狠的砸了手中炽热的生铁一下,你被迸溅的铁屑蹭了一下脸,委屈的跑到一边的老黑牛背上求安慰了

老黑牛机械的叫了几声,你感受到了箭头的指引,走到一所小房子旁边,房子面前的矮子哭泣着向你诉说他的螺丝丢了,希望你去帮他找回来

哦,真无聊,谁知道螺丝去哪了,那么小的东西你怎么可能找得到?

矮子用拐杖狠狠的抽了你一下,你不得已只好走向蓝色的传送门,离开了安然的小村庄

在村庄门口,你看见了自卫兵猥琐的躲在木桶后面,你冲上去本想问他有没有见过螺丝,但是视角却突然变小只能看见自卫兵的头

与自卫兵交谈后,你得知了一群小妖怪拿走了螺丝,你心想不过是群小妖怪而已,就冲进了副本,很快,你黑白的飘了起来,再也无法对不起眼的小妖精造成任何伤害

在系统的提醒下,你使用复活石复活,这一次你小心翼翼的清理妖精,但是没多久,你又黑白了

在黑白3次后,系统提示你的复活石不足,你只好可怜的结束了副本返回了村庄,在退出副本的时候,你仿佛听见了什么人的笑声


自黑暗中诞生,消失于虚无,这是本来我们共同的命运

我讨厌一个人,所以才有了我,我,我,我

也所以,在主人点了删除角色后,我,我,我才继续存在吧

我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呆着,能够抱着什么最好,在屋顶享受和煦的阳光,再有谁能安静的陪着我就好了

我喜欢独自在夜里站在高处,俯瞰天地,所有的生物不过是我狩猎的猎物,鲜血弥漫在指尖的感觉,醉人而又美好,那才让我感觉到,我确实是活着而非自己的臆想中

我喜欢的?不过是那种有人陪伴而又温馨的平凡生活,安安稳稳的活着而已

冰灵找来的时候,我盯着手里的血发愣,我总是这样不知不觉就流血了,冰灵复杂的眼光让我心里淡淡的欢喜

按下心中的欢呼雀跃,我冷着脸说没事只是一不小心割脉了而已

冰灵只是叹了口气帮我把手上的伤口冰冻,然后抱着我说“本来你一个人在外面也是无所谓的,但是,家里没有了暗还是有些不习惯,所以,我来了,来接你回家。”

恩,回家,和你回家,你不知道我被删除了,现在我已经不是我了,不知道,你发现的时候会怎样的恐惧害怕呢?

跟着冰灵去了现在的家,看见我的时候,家人们的表情很欢乐呢!尤其是那几个新人,看见我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没错,就是这种恐惧的表情,这才是正常的反应!

那种抱着我的反应我才不需要呢!

啊啊啊啊!为什么害怕我呢?明明我对你们完全没恶意的嘛!不就是把机械养的鸭子都捏爆了嘛!至于这种眼神吗?

那个白痴!我刚刚才杀了他召唤出来的阿滋那之息和阿滋那之约,居然这样的高兴?

太久没和人交流我都搞不懂你们了

强行把曜抱在怀里晒太阳,他一脸纠结,哼,纠结什么?陪我晒太阳这样的荣誉可是我的恩赐

喂你想什么全写脸上了,“卧槽这个疯子今天居然双手干干净净的晒太阳”这样的想法对我来说很失礼哦

那么今天该用什么姿势惩罚你呢?这个问题,还是仔细思考一下好了,虽然到时候根本用不上,那么今天还是一样把你欺负到哭不出来好了~

虽然我被删除了,但是我,我,我还是存在着,你就是证据不是吗?所以,所以我最爱你了呐,别想离开哦~


恩,怎么说呢,现在可真是混乱,西瓜很努力的想靠近时空,但是,时空无意或者有意的把技能扔准了西瓜,药剂黑复全地图跑,有什么技能砸什么,十字时不时化身雷冲,哪怕一边自由站的玩家也被迫加入这场乱斗,躲过迎面砸开的重力球和锤子,我默默告诉自己不生气不生气,一切以把她们揪回来为主,等回来了,打死砍死都我说了算,恩,就是这样,不生气!

坐上法杖,点燃魔力,瞬间加速冲向时空,立马被时空糊了一脸激光

尼玛!!!!!!!不用等了!小崽子居然敢糊我?!

纯白的风暴啊,将他们的灵魂送往永久的安息之处吧

念完暴风雪的咒语,并没有和往常一样暂时失去重力的束缚,反而感觉到身体酥麻了一下,法杖脱手抽搐了一下……

马丹忘记十字还在一边窝着了,心疼自己居然掉了5000的血,默默在心里给十字记了笔帐,估算着时空下一次技能空缺,叫机械不停扔鸭子机器人炮塔去干扰

时空大概是我除了连体号以外认识最久的家人了吧,就算以前她是女王,但是转职时间不久的她,很多习惯还是改不过来,比如在枷锁后面一定会接上升重力,以前会跟开关,现在则是砸激光破碎

但是激光破碎吟唱时间长,cd长,一旦用出来,应该就是技能空档

我马上给机械飞了只粉鸟让她和我一起冲上去

时空微笑的看着我,念出了让我泪流满面的咒语

在时间的幻境里漫步吧~嗯哼~

……我捂脸拽起重炮开始跑

马格机,加速了打毛!

回家睡觉更靠谱!

别跑呀~小妖精~来和姐姐玩玩嘛~~

如此糟糕的台词时空你到底从哪里学来的,被我找到绝对要先冰墙再冰刃再冰河啊靠!!!!

时空真不是一般难抓,不是打断我技能爆发就是无心小锁锁人,一边的药剂十字还时不时围殴援助

等把时空这堆连体拎回去,我直接倒在客厅沙发上,好累,感觉不能再爱了

最先找回来的,是主人才入手的十几个新成员

“虽然,虽然她没有原先的主人对我好,但是,那种漂泊不定,被冷冻在系统舱里的感觉更不好,看在她没把我上架到g家再当一次冰棍的份上,我就回来了”By女王豆子

哼,死傲娇,主人不卖掉你只是因为绑定时间没够而已!

“我,我,都是我的错才害的你们被抛弃,我想留下来,和你们呆一起,当做赔偿”机械西瓜抱着鸭子左右看就是不看我

看在你识相的份上,算了,留下你也不是什么大事

可是她下一句,让我想打死她

“而且,你们装备不是很好,我可以帮你们的!”

如果不是因为你装备好!主人才不会买你!

“很好,你的诚意我收到了,暂时在这里住下吧。”

西瓜和她的连体号们欢呼着拥抱后进了屋子

豆子左拉一个正太战士,右牵一只精灵,从我身边走过去的时候还挑剔了一下屋子的外观,切,有本事,自己做啊~

跟着豆子后面把被自己绊倒的游侠拉起来,再拍掉身上的灰,我也走了进去

客厅里,一边是我的连体圣徒圣代和机械饼干,另一边是豆子和西瓜

圣代拦着饼干,刀锋威化她们护着几个等级低的小孩站在一边

我拉着游侠艾利,先狠狠的瞪了一眼影 影子,然后不耐烦的分配房间,“一楼住物理满级职业,没满级的统统住三楼,满级魔法职业住四楼,同职业住一间,二楼空着,一个房间挤3个人,不够的找满级连体去挤,家务轮流,每3天轮一个号,法师萝莉未成年禁止进入厨房,看好自己的连体号,未成年最近先呆家里,圣徒,影,刀锋看家,其他满级除了西瓜,尽量去做任务赚钱,钱全部上交,以上是暂行方案,有什么疑问问我或者圣徒,西瓜明天开始我们去把其他人带回来,就这样,我这边家务由圣徒和刀锋承担,今天你们才来就从后天开始做家务,现在,所有人,都不准因为任何事吵闹斗殴,关于西瓜和豆子,他们没有任何错,机械我禁止你找他们麻烦,在人齐之前,没有任何人有任何理由挑起事端,现在,圣徒做饭,其他人收拾房间。”

机械愤愤的回了她的房间给西瓜腾位子

房间还是太小了,等人齐了,就和系统申请回天堂的大房子好了

我还是低估了人数,一楼机械和西瓜还有重炮北瓜挤在一起,影和曜一个房间,刀锋和呐喊一个房间,风行和狙翎一起,三楼三个黑复挤在一起,箭神和俩游侠一起,三个学者一起,两个炼金和一个工程挤一起,四楼我和女王一起还挤进来一个法师,圣徒房间里挤了一个牧师和一个暗之使徒,另外还有一个房间里挤了两个萌骑士和一个弓箭,战神和两个剑圣挤在一起,就算这样,也还有两个孩子没有房间,她们是豆子和西瓜上的连体,机械已经很生气了,不用考虑,刀锋虽然温柔,但是她睡客厅不安全,风行太跳脱了,客厅指不定半夜又要喊圣徒起来收拾,影本来夜里就睡不安稳,曜调到圣徒房间里,圣徒……和北瓜换了,看着点机械,北瓜去刀锋房间睡,把我房间法师换风行房间去,剩下两个孩子睡我房间,我睡沙发

就这样吧,等大家齐了换大房子就好了

然而晚饭后圣徒告诉了我不好的消息

“阿姐,钱不够了……”圣徒满脸不好意思

我叹了口气,主人留下的钱并不多,尽快把大家都找回来,然后满级的工作,未成年的去练级,然后呢?

我顿了顿“先这样吧,明天我先去把仓库号找回来。”


找仓库号的时候,很顺利,见面就扑了上来,她抱着我哭的很凶,她哭诉没有人给她做饭,没人在她迷路的时候找她回去,没人在她迷路进副本保护她……

直到她说没人给她拿小说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把她推开了她趴我胸口的头“就算你理由再多,也不是你埋胸这么久的理由!给我起来赶紧跟我回去。”


当然也有很不顺利的,比如时空

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叽叽场一个打十个

十字在一边随时准备开化身冲

药剂躲草里看谁冲到时空身边就上爱情病毒

黑复领着几个未成年没事骚扰对面或者在时空技能范围内给时空呐喊助威拉仇恨,当然很快被技能好了的时空一技能顺便带走人头

没错,他们打的自由战